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又言 | 20th Sep 2012 | 細說動畫, 總評 | (10158 Reads)

前言

 

京都動畫奉行創新主義是其固有的傳統。當然,創新遇上挫敗是無可避免的,但《仰望天空的少女》和《日常》兩役滑鐵盧尚未迫得他要捨棄這個風格,(雖然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有劇場版k-on在旁撐著)。無論如何,京阿尼還是繼續抱守著自己的舊路,來到2012年的番組,這就是輕小說改篇兩季動畫 --- 《冰菓》(下稱冰果)。

 

冰果作為一部以推理為賣點的作品(至於事實是否如此則容後再談),對京阿尼來說可謂是一個新範疇,和以往key社三季戀曲還有k-on幸運星等作品相比,京阿尼以往大多數作品主打的都是感情線,總之非要賺人熱淚不可;不過,撰寫推理系作品最重要的莫過於是理性,因為從鋪伏筆、引疑團,以至解謎題,所需要的是一絲不苟、滴水不漏的佈局手法,而非京阿尼一貫擅長的感情渲染。在脫離“感情”這項京阿尼萬年主調的同時,京阿尼又到底剩下些什麼呢?換個角度說,冰果作為一部推理系作品,到了京阿尼的手下又可以如何獨善其身,避免成為上述兩部黑歷史的延續者呢? 我很好奇 

 

劇本分佈失衡

 

我就不作內容簡介,單刀直入了。

 

一直以來京阿尼的作品都有一個這樣的問題 --- 劇本分佈失衡,包括過分著重細節、支線喧賓奪主等等的情況,只是京阿尼以往的作品非催淚向就是小品搞笑類型,而且基於尊重遊戲原著的關係,為了滿足不同支線的原作玩家需要,所以劇本剪裁的問題才某程度上顯得不太嚴重。但同一調子又是否適用於冰果呢?答案是否定的。冰果所屬的推理系,從來都是一個主線當道,支線越少越佳的領域。事關無謂枝節過多,只會令觀眾捉不住案件的重點,到最後破梗的時候已經沒幾人記得起案件的詳細,淪為自說自話。即使是本格派推理作品,案件推演仍屬主線,而更何況,冰果本身也不是本格派推理小說。

 

然而冰果的處理手法卻完全是往死裡鑽,不單是過分著重日常細節,而且劇本近乎毫無剪裁,將瑣碎的事宜都夾雜在主線之內,令劇本結構變得鬆鬆散散,讓人捕捉不了重點,這情況到中後段越發嚴重,甚至迷失了大方向。以十文字事件為例,十文字一事本來並不複雜,簡單來說就是有人在學園祭進行了一連串有規律的偷竊行為,奉太郎透過漫畫的線索找出兇手而已。但這件簡單的事件卻拖了整整六話,原因是當中夾雜了極大量與主線無關的劇情,包括料理和問答大賽、千反田被教授請求別人的技巧、宣傳冰果一書的各種策略、漫研部成員的不和等等。嚴格上來說甚至連以物換物的系統也是多餘的,麵粉和料理大賽這兩條與主線毫無瓜葛的支線的連通更加令人哭笑不得。但真正有推理環節加入的部份加起來隨時連一集也不足,最後又是奉太郎自己一個長篇大論解謎。

 

這種劇本自己迷失了主線,帶觀眾遊了幾個花園,然後迅速收結的情況在長篇的部份極為嚴重,但在短篇上運用相同的處理手法卻意外地合適。

 

冰果後段放棄了長篇故事,轉為進攻短篇一集式的簡短小品推理,我認為是相當明智的選擇。由於角色們的感情線尚未收結,假如再加入一篇長篇的話,極有可能令鋪墊了一季半無時間收尾,考慮到角色支線的安排,這時選擇以短篇推理夾雜感情戲的推進,慢慢為角色支線線收尾是正確的做法。

 

另一個好處是,短篇故事比起長篇更容易掌握主線和支線之間的平衡點,冰果中段長篇故事暴露了劇本上的安排失衡,日常劇情比起主線推理佔更大量的時間,但就算是感情支線方面,千反田和折木的關系也是零推進,無端浪費了大半季的時間。然而短篇故事限定了推理部分的交待進度,同時感情線也必須趕緊收尾,因此後期劇本在時間分配上比起中段要緊湊和穩定得多,方可以順利收結。

 

 

推理不足,治愈有餘

 

撇除案件主線,冰果兩季動畫當中,最重要的兩條副線就是奉太郎&千反田線,以及福部&摩耶花線。

 

福部&摩耶花線算不上演繹得十分出色,摩耶花從開段已經明言喜歡福部,只是因為福部的猶豫令二人關係拖拖拉拉了兩季,最後以二人的戀情有小進展作結,合理而且自然,不過並不深刻。

 

反而奉太郎&千反田線卻令人眼前一亮。從一開始我就看扁這邊大概就是奉太郎慢慢被千反田改變,脫離灰色節能生活,然後二人都喜歡對方之類的王道老梗劇情。事實上劇本卻比起我想像中描寫得更多更深入。雖然奉太郎的改變一段跟我的想像沒有出入,但劇本卻將奉千二人的關係寫得更完整。奉太郎是個心思細密的人,這點從他推理的過程中已然可知;另一方面,千反田雖然麻煩了一點,但在遇上有關家族的話題卻變得異常成熟,可以肯定她絕不是不問世事的千金小姐,反而隨時比起一般女高中生想得更多。這兩個人的性格就是形成奉千線的基礎。

 

說到奉千線,關鍵當然是結局的最後一段的櫻花下的對話。我相信(純屬猜測),以他們二人成熟的思想而言,其實早在KANYA祭期間已經察覺到對方的感情,因此最後的這段對話,大概雙方也早就預計到和準備好如何回答。我在此擇錄一下對話:

千:無論過程如何,我的終點都在這裡。……我希望作為千反田家的女兒完成相應的責任。……這裡是我的故鄉,只有水和土地,人們也在漸漸老化。我並不覺得這裡是最美麗的地方,也不認為這裡充滿了可能性,但是,我想向折木同學介紹這裡。

奉:話說回來,(想像)關於你所放棄的“經營性的戰略眼光”,我來替你掌握,如何?……

千:話說回來,怎麼了?

奉:啊不。(那時的里志,也是這種心情嗎?)開始冷起來了。

千:不,已經入春了。

 

首先,千反田了解自己的家庭地位和責任,因此她的對話重點是未來生活,並不是單純以戀愛為前提的交往的告白,而是詢問折木在未來還願意和自己一起在這個算不上有好前景的地方一起生活嗎。

 

所以,折木在想像的回答中也是以未來生活為前提,雖然到最後也說不出口,不過這項回應,大概老早就已經想好了。原因是他問自己,當時的里志也是同樣心情嗎?說到里志的心情,他其實早就知道摩耶花的心意,也知道自己喜歡摩耶花,不過臨場就是說不出口,因為他害怕負起這項責任。這樣類比下來,其實折木也早就有告白的打算,只是折木這段承諾甚至比起里志的程度更加長遠和重大,在相識短短的一年之內要將這句承諾說出口並不妥當,所以趕緊打完場。事實上,在折木猶豫的瞬間,千反田已經明白折木想說的話,因此反過來利用折木的話來回答:“不要緊,現在才是新一年的開始,我們還有很多時間發展。”

 

這結局比起治愈番組還要治愈。

 

結語

 

京阿尼成功把一部日常推理劇演繹成青春日常系劇集,到最後還是要依賴自己的老本行 --- 感情戲,來挽回聲譽,到底創不創新就實在是見仁見智。而的確,冰果作為一部推理劇而言並不能算得上出色,然則,假如我們將它當成一部青春日常番組來看,這倒是值得一看。畢竟,冰果動畫版就是一部掛羊頭賣狗肉的“推理作品”啊。

 

評級:B+


[1] 你好

真是太棒了這評論,經典中的經典!
介意我引用一段嗎? (會附上你的網址!


[引用] | 作者 鉗子 | 2nd Jan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2]

非常精采的分析阿!!!

完全指出了一些我沒看出來的劇情走向!!


[引用] | 作者 安安 | 28th Feb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3] 謝謝

切入主題 深入思考
真是不簡單
感謝讓我更了解依些事情


[引用] | 作者 asnua | 13th Jul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4]

如果你將他定位成純推理的戲,那麼的確是掛羊頭賣狗肉,問題是這部戲的內涵又不只如此!


[引用] | 作者 Qoo | 15th Sep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5]

明明就不是推理劇,怎麼會是掛羊頭賣狗肉呢?


[引用] | 作者 chh | 23rd Sep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6] 先入為主

擺明就是‘青春日常系演繹成的日常推理劇’吧

非常先入為主的評論


[引用] | 作者 cerealist | 22nd Nov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7] gj

閣下真是厲害,用如此變化多端的複雜推理,來解構青春校園的微推理,佩服佩服! 如果戲劇完全抽去了感情的要素,請問還剩下來甚麼東西呢? 這個問題可能需要以閣下的睿智來進行精彩地解謎了吧?


[引用] | 作者 微推一下 | 23rd Nov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8] little bird can remember

我倒覺得你說的劇本破碎
反倒是表現了多線開展並且保有聯繫的編劇能力

與其一直著重在推理的主線
夾雜表現出文化季的日常才更符合這部作品的走向吧


[引用] | 作者 bird | 3rd Dec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9]

啊啊,可惜啊,雖然很想說你的論點很精闢......
遺憾的是並非如此。
話說你應該是沒看過原作吧......?《冰菓》是系列小說「古籍研究社系列」改編的喔,
原作者米澤穗信在小說中運用的手法和動畫當然不可能相同,
我個人是還沒看過動畫啦,不過,老實說,
小說中的劇情走向本來就不是推理為主。

這是我的論點啦,
古典部系列帶給我的「救贖」可以說是無與倫比的......,
當然動畫處理上應該會有相當的出入,
但關乎你提到的那些論點,
基本上都是因為米澤原本寫的「就是那樣」。
我看過冰菓的OP MAD版,
說實在的,可能甚至要比小說來的更有渲染力,
它不是掛羊頭賣狗肉,
而是本來就打算這樣做。

米澤的古典部,
推理其次,重點是「青春無悔」。

古典部默默的愛好者 詩人 請多指教


[引用] | 作者 詩人 | 26th Dec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10] 廢文

整篇看下來,就是篇廢文。


[引用] | 作者 小冷 | 8th May 201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