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又言 | 22nd Dec 2012 | 細說動畫, 總評 | (952 Reads)

最近忽然變得高產的京都動畫,在挑戰過自己不太擅長的推理系番組《冰果》以後,很快就回到其中一個老本行 --- 日常小品番。即使中二病的原小說並沒有大受歡迎,動畫版的情況卻仍然紅透半邊天,紅得連本季的銷量霸權《少女與戰車》也要被比下去。一來是製作公司京都動畫本身人氣旺盛的關係,二來中二病這個題材雖然老生常談又有趣,卻從沒幾部動畫嘗試以它作為主軸來演,《中二病也要談戀愛》某程度上也能稱得上題材新穎,因此中二病大收旺場倒是不難理解的。

 

京都動畫放棄了石原立也和志茂文彥這個黃金組合,找來花田十輝作系構,意味著動畫版將是一個頗具挑戰性的原創計劃,而為了不讓《中二病》一劇淪為嘻嘻哈哈了事的廢萌番,京阿尼努力於擺脫原作那種披著“中二病”的皮,骨子裡卻只是中二女與青春男boy meets girl的老梗青春戀愛劇橋段的格局。相反要來一場確切解構中二病的特性和意義的思辨之旅,要做到這點,不單劇情上要大改,主要角色要增加,角色支線也要一併刪除,是一個極具風險的大工程。從結論上來說,京阿尼今次的確是成功為中二病一詞作出了深入淺出的解讀,也令《中二病》一劇不至於落入笑笑則罷的消閒小品番之類。

 

 

  要解構中二病,先要從定義入手。劇本在一開始就告訴觀眾何為中二病?那是由於逐漸形成的自我意識和非理性的幼稚想法混雜,所以作出一些奇怪的行為,例如是看一些看不懂的原文書、喝不喜歡喝的黑咖啡。簡單來說,中二病就是強迫自己做不習慣的事,從而塑造自己成為另一個人,一個空想的角色。因此,喝黑咖啡和看原文書這些行為並不是中二病本身,假如你喜歡喝黑咖啡,有喝黑咖啡的習慣;想學外語因此看原文書,這些當然不是中二病,但如果你這些行為的目的是要將自己塑造成另一個角色,那無論是吃飯還是跑步這些基本日常動作,都可以是中二病。所以,劇本從開場刻意搬出勇太的黑歷史,例如是奇怪的衣著和對白,是企圖誤導觀眾這種行為就是中二病,好讓故事先立後破。

 

  中二病的起因和目的可以分為若干種類,最單純的可以是勇太、森大人那類出於貪玩和耍帥而扮演一些超能力系角色;而凸守除了是貪玩以外,有一部分的理由是希望交到六花這個朋友;六花則是為了逃避現實而跳進假想世界當中。因此各種中二病的解決方法也不盡相同,勇太和森大人通過自我意識變得成熟,明白要融入普通的高中生活必須先要擺脫中二病,不難要他們自願從中二病畢業;凸守為了迎合六花的喜好,也能夠在中二和普通兩種角色之間切換;不過六花因為要以中二病為盾來逃避父親已死的事實,因此除非現實演變成自己可接受的範圍,否則她也很難有機會從中二病當中抽身,但當然要死者復活是不可能發生的。

 

  所以,當勇太硬將六花從中二病的樹蔭下拖出來的時候,要她赤裸裸地面對父親已死的事實,就會出現第十一集的情況 --- 病患者失去靈魂,將中二病的角色埋藏在心裡,卻硬要帶上面具去飾演一個名為“普通高中生”的角色。事實上,六花並沒有從中二病畢業,也沒有放低邪王真眼的角色,只是暫時輟學,將中二病封印在內心深處而已。然而勇太沒有能力,也沒有勇氣去讓六花重拾笑容,凸守的訓斥無疑是一針針扎中了勇太的痛處 --- 作為六花的男朋友應該先以六花的感受為考量,但是現實的殘酷畢竟無法改變,儘管再不近人情,勇太也只能要六花抬起頭來面對現實,因為中二病終究只是黃粱一夢,遲早也要醒過來,那倒不如現在就一巴掌刮醒她吧。

 

  對於六花忽然從中二病畢業一事,各人皆有不同體悟。森大人指出她和勇太這類自以為經已從中二病畢業的人,事實上只是在五十步笑百步,自我幻想出一個名為“普通高中生”的角色,以此束縛自己,本質上跟中二病其實一樣 --- 放下最真實的自我,卻去扮演一個空想角色,其實只是另一種形式的中二病而已,暗示勇太想得過份膚淺,以為迫六花成為一個普通高中生就能令她抬起臉來接受現實,可惜勇太不明白。

 

另一方面,茴香學姐卻是所有角色之中將這件事看得最通透的人,她從一開始就明白邪王真眼是有必要存在的,它不單是支撐著六花的精神樑柱,更是連接六花和勇太的唯一橋樑。因此她繼承邪王真眼的目的,一來是想提醒勇太這一點,鼓勵他去喚回以前的六花;更重要的是阻止邪王真眼的存在被六花自己永久封殺而壞掉。所謂養兵千日,茴香學姐這個原創角色打了一整季醬油,總算在結尾發揮作用。

 

說回正題,勇太突然收到兩年前的自己寄給的信,雖然包含了一大堆中二病的廢話,但最重要的信息卻寫得很清楚 --- 為何只注視到眼前的事物而忘記自己的本性? 此信喚醒了勇太的中二病“血液”,二話不說就衝了出去,途中遇上二代目邪王真眼得知真相後,更堅定了他要將六花拉回真實的自我當中的決心。同時,勇太覺察到中二病的第二個功用 --- 其實中二病人只是從另一個角度觀看世界而已,那麼通過這個角度,是否就能夠讓六花接受到事實呢?於是他將六花帶到海邊,帶她看不可視境界線 --- 她父親所在之處。這正正是中二病作用的實踐:六花在父親的墳前為他掃墓,即使明白父親已死,卻在心中排斥著這個事實;如今對著不可視境界線,卻能夠放開懷抱喊出一句“永別了!爸爸!”大家一直以來所否定的中二病,不正是發揮了其真正的作用嗎?

 

說到底,中二病畢竟是人生必經階段,假如將中二病定性為自我意識較強的時期,這樣一來中二病其實也可以引申為“童真”、“自信”等等各種正面的思想。同時,若然將自我意識的強弱刻在一把尺上,兩極分別為“中二病”和“現實”,那麼偏向任何一邊也無助事態發展,因此必須要在兩者當中取得一個平衡,以空想的角度接受現實,正如六花接受父親已死的事實一樣。

 

總括來說,雖然本文並沒有就《中二病》一劇作詳細的優劣評價,但至少筆者認為本作在解構中二病的關鍵點上實在做得相當不錯,更難得地在最後正式肯定了中二病的存在價值,而不是以中二病作招徠卻在搞老掉牙的boy meets girl,因此打個相當穩定的B+級。在此也希望京都動畫下季的雞蛋市場繼續保持《中二病》的質素,雖然k-on班底也走不出那兩三幅屁。

留言(2) | 引用(0) | 話題(動畫)

[1]

我覺得分析的還不錯耶?

怎沒人回應

老實說我認為最後一話帶出整部的張力阿!!


[引用] | 作者 安安 | 28th Feb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2]

分析的真好
本來關於森對勇太說的那些話我還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感謝解惑^^


[引用] | 作者 RF | 22nd Jun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